1. 首页>教育新闻 > 热点速递

体院学生迎新直播“穿着暴露”遭平台掐断,高校回应:健美操

作者:教育之家 2020年10月22日 热点速递
       这两年教育信息化在全国各地开展,尤其是在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网课、线上留作业提交作业等比重陡然增加。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还有学校利用教育信息化却“强制”家长购买电子设备。实际上如果是学习必要设备家长也不会不买,但是初中生用平板电脑真的有必要吗?

“央视焦点访谈”微信公号10月21日消息,为了进一步推动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落地见效,国务院督查组赴14省(区、市)进行第七次大督查,这次大督查围绕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展开。从2014年国务院开展第一次大督查以来,大督查已经成为常态化做法,每一次都是面向社会广泛征集问题线索和意见建议,实行“开门搞督查”,找准问题症结,着力推动解决,这次也不例外。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上,就有一些学生家长反映当地部分学校以“智慧课堂”、“教育信息化”等名义,向家长推荐平板电脑,并以“上课要用”、“布置作业”等理由变相强制学生购买,接报后,记者跟随国务院第六督查组前往当地进行调查。

10月10日下午4点半,督查人员赶在放学时间来到嘉兴市实验初级中学,到这里后看到校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正在等着接孩子的家长,督查人员走上前跟他们了解情况。

其实家长们买的不仅是一台平板电脑,他们购买的是一整套“平板教学”系统,这当中包括“平板电脑”、相关的教辅软件和上课所需要的流量包,总费用共计6500元。这个价格并不便宜,在订购之前很多家长都想货比三家,先了解一下让购买的这款平板电脑怎么样?可他们却遇到了难题。

学生家长说:“那个平板电脑网上查不到任何信息,参数、价格都查不到,问老师,老师也说不出来。”

记者也尝试在网上搜索这个品牌的平板电脑,发现确实难以找到和它相关的产品信息,不仅如此,在各电商平台上也找不到它的购买链接,家长要想买这款平板电脑只能通过学校这个渠道。对此,有些家长提出了异议,为什么非要买这样一个平板电脑呢?如果是学习需要,那自己买个其它牌子的是不是也一样用呢?

学生家长说:“他说了你可以自带平板电脑,但是自带的平板电脑必须要通过学校检测,否则有些功能用不了。表面上好像可以自备平板电脑,但结果都是用的学校买的平板电脑。”

调查中,学校负责人表示,学校确实要求学生统一购买指定品牌、指定型号的平板电脑,而他们之所以这样要求也是有原因的。

浙江嘉兴市实验初级中学党总支书记洪春荣说:“最主要的是这个平板电脑实际上相当于一个封闭环境,学生不能自己自由上另外的网络。”

按照这位学校负责人的说法,学校选定的这款平板电脑不同于一般的平板电脑,这款产品能限制使用其它的娱乐应用。为了让学生安心学习,才指定家长购买这款平板电脑,可家长却并不认同学校的这种说法。

学生家长说:“他们一直强调信息化教学,其实到最后就是布置作业,这跟我们平时做作业没有区别,这种东西传统的纸质完全可以替代,没有看出用平板电脑的优势在哪里。”

在家长看来,这种限制使用其它娱乐软件的功能并不新奇,其它品牌的平板电脑或是通过设置家长模式,或是通过给一些应用软件设置密码等方式,也能实现这样的功能,没必要非得新买一台平板电脑。

而等到平板电脑到手后,家长们看了看产品的说明书,按照说明书上的硬件配置去网上查了查后,更觉得这钱花得不值。而除了价格虚高之外,家长们也觉得这平板电脑的作用并没有像之前学校宣传的那么大。在家长们看来,这平板电脑不仅价格虚高、用处也不大,那不买是否可以呢?

学生家长说:“其实就是以这个平板为诱饵,分了快慢班,先搞两个平板实验示范班,看到大家趋之若鹜之后全部铺开卖。”

原来,初一一入学,嘉兴市实验初级中学就向初一新生家长发放《“pad互动教学实验班”告家长书》,宣传实验班能实现对教学资源、教学数据、学习数据的高效整合和分析利用。学校以是否购买包括平板电脑在内的“平板教学”系统为标准来分班,买了的同学会被分进平板互动教学实验班,没买的同学就被分到普通班。2018年学校开始推行“平板教学”,当年初一年级有6个平板互动教学实验班,到了2019年,初一年级11个班级中有7个平板互动教学实验班,而到了今年,初一年级12个班全都是平板互动教学实验班,全校只有少数的学生没有购买平板电脑。

国务院第七次大督查第六督查组成员胡巍说:“平等接受义务教育是《义务教育法》赋予的权力,嘉兴部分初中学校推行‘平板教学’,并以此进行分班,违背‘平等接受教育’的原则。同时,要求家长购买指定平板和教辅软件,违背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教育收费管理的意见关于学校不得强制或者暗示购买指定教辅软件或资料等要求。”

督查工作不光是为了发现问题,更要深层次挖掘问题产生的原因,将督查工作做深做透,找准政策落实中的难点。为此,督查组的工作人员找到嘉兴实验初级中学的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可校方称他们只是做了宣传引导,家长是自愿购买,交易行为和学校无关。

虽然校方说没有关系,费用也是家长直接付给相关公司,但督查人员却在学校发现了一份平板电脑销售协议,在这份协议上甲方是嘉兴市实验初级中学,而乙方则是销售平板电脑的杭州施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既然是学生购买平板电脑,那为什么学校要跟销售平板电脑的公司签一份这样的协议呢?

浙江嘉兴市实验初级中学校长任黄忠说:“我是去年来到这里做校长的,原来学校几轮比较后,决定了施强公司,所以我是参照历年来的做法。”

按照这位校长的说法,签署协议是一种惯例,惯例怎么约定的他就怎么做,协议上约定在合同签订三个工作日之内,甲方嘉兴市实验初级中学支付合同全款,但事实上学校却并没有跟家长收这笔钱再转给销售商,而是让家长们直接交了这笔钱。

据校方介绍,从2018年开始,学校就按照是否购买推荐的“平板教学”系统来分班,而洪书记也告诉督查人员,实验初级中学并不是个例,嘉兴市里还有好几所学校也在使用指定公司销售的平板电脑上课。

督查人员又在当地走访了几家中学,发现这种现象在秀州现代实验学校、秀州中学初中部等学校都存在。

督查发现,自2014年秀州现代实验中学开始推行“平板教学”至今,嘉兴全市127所初中学校已有53所学校开展“平板教学”,截至10月14日,全市已有22000多名初中生参加。以人均购买平板电脑硬件设备3000元计算,加上捆绑销售的教辅软件和流量包,当地参加平板教学的初中生共花了1.1亿元左右。

国务院第七次大督查第六督查组成员说:“当地学校打着教育信息化的名义,行变相推销平板电脑之实,校企合作不规范、不透明,违规按平板教学分班,强制学生和家长购买平板电脑、收取教辅软件服务费,增加了学生和家长的经济负担。”

督查工作带着线索去,跟着问题走,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中明确提出:在促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融合应用的同时,要加强信息化终端设备及软件管理,建立数字化教学资源进校园审核监管机制。那么,嘉兴市教育行政部门又是如何看待、监管所辖学校出现的这些问题呢?督查组又找到了嘉兴市教育局。

浙江嘉兴市教育装备与信息中心主任施维良说:“我觉得如果师资不是刻意倾斜的话,这个问题不大,如果明显偏向这两个班,我觉得教育行政部门要适当干预一些,如果分班面上比较平均,相对实验起点一致,教学教无定法,我相信这些学校不会野蛮粗暴,家长自愿的。”

嘉兴市教育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认为购买平板电脑是家长自愿的,家长们却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

学生家长说:“他说家长自愿,我都投诉到教育局了还要说我自愿?现在社会谁家没有平板电脑,自己家平板电脑放在那儿睡觉,还要买平板电脑来用?很不合理。”

经督查组调查认为,嘉兴当地教育行政部门打着教学信息化名头,简单认定“学校未强制家长购买平板”,以“家长自愿”、“家长与公司的市场行为”等为借口置身事外,不履职、不作为,导致有关问题未能及时解决。

每次国务院大督查,都会不断优化督查方式,创新督查举措,今年更是如此。为实现督查提质增效与减轻基层负担并举,今年的大督查提出“2/3以上的督查人员、2/3以上的时间用于线索核查和暗访督查”。今天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个督查组“带着线索去、跟着问题走”的典型案例。下一步,督查组还会“盯着问题改”,推动群众反映的问题真正得到解决,坚决打好问题“歼灭战”,真正使大督查成为抓落实促发展的“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