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教育新闻 > 热点速递

曾因《非你莫属》走红的陈昊创建优胜教育今爆雷

作者:教育之家 2020年10月21日 热点速递
 
       目前各样的教育培训机构可以说是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其中有些培训机构也可能因为种种的问题而“连夜消失”,很多家长认为如果是一些较为大型的培训教育机构或许情况会好一些,但是近日优胜教育频繁爆雷,更是有消息表示优胜教育总部更是已无人办公。

10月18日,部分学生家长前往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办理学费退费时,发现其总部已经人去楼空。

优胜教育近日被媒体曝出北京总部人去楼空已无人办公,疑似跑路。随后优胜教育于10月17日发出官方声明,称自己没有破产,大家可以去官方渠道查证。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优胜教育在多地校区均出现关门的现象,学生家长退费困难重重。同时优胜教育法定代表人也已悄然发生变更,公司卷入大量司法诉讼当中。

优胜教育年内连续三次上黑榜

公开资料显示,优胜教育成立于1999年,2006年建立教育研究院,由近千名一线教师和教育专家组成教学教研团队,以个性化教育在行业内立足,在全国主要城市,分布有上千家校区。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从2019年下半年以来,优胜教育在全国各地状况频出,主要涉及培训退费难、办学不规范、拖欠员工工资等。而进入2020年,因上半年疫情,国内教育培训行业遭受普遍冲击,以线下培训为主的优胜教育更是首当其冲。

今年4月,面对外界的质疑,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曾发表公开声明,为拖欠员工工资致歉,并表示会承担家长和员工的损失。

不过疑虑并未消除,此后陆续被媒体曝出,各地优胜教育校区频频出现停课、关门,学生家长退费困难等情况。

10月13日,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消费警示,7家教育培训机构“榜上有名”,投诉排名居首的是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其正是优胜教育的母公司,投诉多达193件,解决率仅为3.63%。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这已是优胜教育连续三次被地区监管部门点名。今年8月第一次上黑榜,今年9月第二次上黑榜,10月为第三次上黑榜,且投诉解决率越来越低。从各投诉平台发现,针对优胜教育的投诉多集中在拖延退费、不退费、拖欠员工工资等问题上。

据部分优胜教育北京广渠门校区的学生家长反映,2020年10月18日到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办理学费退费时,其总部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桌椅板凳堆叠在一起。同时家长反映,目前优胜教育北京广渠门校区未退学费已经超过900万元。

虽然疑似跑路,但优胜教育仍通过官微宣称:一直在积极解决问题,最近主要是有人来总部大吵大闹影响办公,不是来解决问题的,所以公司采取“线上办公”,而且一直在处理问题。

家长1万学费打水漂,多的损失好几万

优胜教育遍布全国的校区培训有近千家门店,近期除北京外,上海、天津、深圳、成都、长沙、哈尔滨等地部分优胜教育分校也频频“爆雷”,多家分校关门疑似跑路,导致学生家长退费无门。

以优胜教育成都双楠校区为例,该校区于10月10日突然闭店,众多退费无门的家长到派出所登记报案,据家长自发统计,涉及费用约180万元。

“国庆期间娃娃都在正常上课,节后就突然关门了,真是防不胜防。”家长苏女士19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有1万多元的学费打了水漂,损失多的家长则有好几万元,目前大家已集体报警。“更让人气愤的是,直到关门前,这个校区都还在游说我们家长加钱买课,给出了前所未有的折扣,估计就是想趁跑路前再捞一把。”

成都一家优胜教育加盟店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仍在正常经营。对方称,已知悉北京总部出事,但自己只是品牌加盟店,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包括最近有部分家长提出退费,该店也正在按流程办理。据了解,优胜教育旗下门店分为直营、代管和加盟三种类型,以代管和加盟店数量较多。

一位优胜教育员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从今年3月公司就开始拖欠工资,自己差不多被拖欠了5万元左右,“现在只想把拖欠的工资拿到手。”该员工介绍,今年2月公司总裁办发布了《致全国伙伴们的一封信》,决定在“非常时期”制定短期内紧急员工工资发放规则,按期发放一定比例的工资,“只能勉强维持基本生活,这也导致大批员工拿不到工资而选择了离职。”该员工表示。

天眼查APP显示,优胜教育目前集中出现了57起司法诉讼、47个立案信息、38个开庭公告。10月15日,公司经营主体——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已悄然从陈昊变更为唐芳琼。

公开资料显示,陈昊是优胜教育创始人,1978年出生,毕业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从事个性化教育研究20年。不过真正让陈昊出名是在求职节目《非你莫属》中担任BOSS团成员,2014年其还参与过《老板变形计》节目录制。

在电视节目中,陈昊个性张扬,以大胆敢言、喜欢怼人著称,谈问题往往一针见血,也因此受到不少观众的青睐。伴随陈昊一起走红的,还有优胜教育不断发酵的负面消息。如今,那个曾经在电视节目上很“火”的个性老板陈昊,已经很久没在公开场合出现了。

曾卷入上市公司“忽悠式重组”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上半年,优胜教育还卷入了一家上市公司的“忽悠式重组”当中。

2020年5月26日,上市公司金洲慈航(*ST金洲,000587.SZ)发布公告,称已签署意向协议,拟收购陈昊等持有的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对价不超过5亿元。优胜腾飞旗下正是优胜教育。

然而此时的优胜教育已经负面缠身,可持续经营能力存疑。但*ST金洲还是表示要收购,被指为“保壳”并购。当时*ST金洲股价跌到最低0.67元,连续低于1元,面临巨大的“面值退市”压力。

2017年到2019年,优胜教育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08亿元、3.53亿元、3.5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864万元、5919万元、5339万元。虽然看上去不错,但增速已出现下滑,营业收入增速由2018年的14%下降至2019年的1%;净利润也下滑10%以上。

可能是优胜教育自己都缺乏信心,在拟约定的业绩承诺中,优胜教育承诺2020年实现净利润仅2000万元,相比2019年进一步大幅下滑。但陈昊等人又承诺,未来5年合计净利润不低于5亿元。

如同吹肥皂泡一般的业绩承诺受到了市场质疑。不出意外,深交所也火速下发关注函,要求*ST金洲就业绩承诺实现、交易的商业合理性、支付方式合理性等方面进行解释。深交所甚至两次追问,公司和交易对手方是否存在“忽悠式重组”?

到6月9日,*ST金洲在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当中表示,公司收购优胜腾飞仅处于“意向阶段”。于是这项并购最终成了一场“闹剧”。一拖再拖后直到优胜教育自己陷入泥潭。此后,*ST金洲再无有关优胜教育的公告内容。

目前,*ST金洲也是自身难保,其他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已经终止,公司10月14日晚间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0亿元至26亿元,上年同期亏损约21.38亿元。